U8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州李义 > 0225:太常刘焉
    雒阳,朝堂之上,士大夫、外戚、宦官再一次的统一了意见,只是这一次,灵帝刘宏却没有心情再去玩什么权术平衡了。??  ??U 8小 说W?W?W?.?U?8 X?SW`COM就好像张让他们也没心思内斗了一样,这一次的幽州乌桓人叛乱,让刘宏感觉到了浓烈的危机感。在某一个,他似乎真的觉得自己这大汉江山,似乎要走到尽头了。

    随即,一道道命令飞速下达,一个个传令的使者骑着最快的马,飞也似的驶离雒阳,向着各自的目的地狂奔而去。而那中郎将孟益,虽然非常不想前往幽州,却还是在何进的威胁下,一脸沮丧的带着亲兵赶赴幽州。

    与此同时,雒阳的某处宅邸内,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手捧着一份简策,正站在庭院之中高声朗读着。他名为刘璋,乃是当今太常刘焉的幼子。

    就在这时,一名约莫50来岁的老者表情不善的走了进来,那刘璋看到,连忙上前作揖道,“阿父。”正是太常刘焉。随后,刘璋有些好奇的问道,“可是为今日朝堂之上的事情烦心?”

    闻言,刘焉不答,只是对他招了招手,随即就走进了厅堂之中。见状,刘璋连忙喝退周围的奴婢,一边跟着刘焉走进了厅堂。

    待刘焉坐下之后,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表情阴沉不定的不断变化,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而刘璋见状,却也不敢打扰,只是默默的正坐于一旁等候着。不过显然,对于刘焉为什么会如此表情,刘璋可是非常的好奇,从他不时偷眼打量着刘焉就可以看出。

    只是过了好半响,刘璋却依然没有等到刘焉开口,最终还是忍不住主动问道,“阿父,是不是并州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就他所知道的情况,这段时间唯一可能导致他的阿父表情会如此沉重的,似乎也就只有并州那边了。

    闻言,刘焉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并州那边确实出了问题,冀州黑山黄巾军、并州的胡人和白波谷的黄巾军,三方一同向太原郡发起猛攻,根据消息,兵力可能在40万人左右。”

    “什么?!”刘璋闻言顿时就呆住了,随后就听到“啪!”的一声,又将他惊醒过来,循声看去,却是手中的简策因为没有拿稳而掉落在了地上。

    “请阿父原谅,孩儿失态了。”刘璋连忙将简策捡起来,对着刘焉作揖道。

    “无妨,反正你现在不掉,在听到下一个消息的时候也会掉。”刘焉摇了摇头说道,随后,就在刘璋的疑惑目光注视下,缓缓说道,“幽州的乌桓人反叛了……”

    “啪!”的一声,刘璋手中简策再次掉在了地上,只是这一次,那“啪!”的一声,却是无法将刘璋从震惊中拉回来了。

    而对于刘璋的这种表现,刘焉并没有在意,只是坐在那边继续沉思着。好半响,那刘璋才缓过神来,看着刘焉颤抖的问道,“阿……阿父……这……这是不是……”

    “是不是很震惊?是不是觉得我们这大汉江山要完了?”刘焉看着刘璋轻笑着问道,只是他的表情,却充满了苦涩。而面对刘焉的这个问题,刘璋虽然张了张嘴想要反对,可话到嘴边,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其实我也是这么一个想法,羌人、匈奴人、乌桓人同时叛乱,再加上各地黄巾余孽,这大汉江山啊……”说到这里,刘焉露出了一丝凄凉的笑容。

    “阿父,难道就没有什么转机吗?”刘璋焦急的问道。

    “自然有,只要击败了他们,自然就能够保住江山,只是……”刘焉摇了摇头叹道,“就算平定了他们又如何?自从黄巾之乱以来,天下各地频频爆发叛乱,从古至今,这种例子多发生在什么时候,我想……季玉你应该懂得才是!”

    闻言,刘璋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表情中透露着一丝恐惧和不安。见状,刘焉却没有因为刘璋的表现而恼怒,毕竟,饶是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差点晕过去。

    “阿父,不如我们离开雒阳如何?”刘璋忽然走到刘焉的面前问道,虽然是询问,但语气却更像是哀求。

    “离开……雒阳吗?”刘焉闻言一愣,随后眼中忽然爆出一阵精光,“对!就是离开雒阳!”刘焉语气兴奋的抓着刘璋的肩膀说道。

    隔天,皇城之内。

    “刘焉?他见我要干什么?”刘宏听到蹇的汇报后有气无力的问道,搭配他那疲倦的神色,显然幽州和并州的消息,让他昨天晚上根本没能休息好。

    看到刘宏一脸烦躁的模样,蹇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不若让刘太常改天……”

    “嗯……算了,好歹也是我的宗亲,让他进来吧……”刘宏闻言沉吟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

    闻言,蹇作揖退下,不多时,刘焉就缓缓走了进来。而待刘焉坐下后,蹇向两人施了一礼,随后就恭敬的退了下去。

    “不知道族叔此次前来,却是有什么事情?”刘宏开口问道,那模样,仿佛就像是亲戚之间在拉家常而已。

    “陛下,此次臣前来,却是对于如今天下的动荡,有一个提议。”刘焉恭声说道。

    一句话,刘宏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显然没想到在自己都暗示得这么明显的情况下,自己的这位族叔还要和他扯这些。

    “有什么提议啊?待到朝会之时再说也不迟啊。”刘宏语气平淡的说道。

    “却是一件事关重大的事情,臣不敢冒然于朝堂之上提出。”刘焉恭声应道。

    听到刘焉这么说,刘宏顿时就无语了,他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这位族叔这么没有眼力见呢?虽然平时他基本也没怎么和他打过交道。不过,刘焉都这么说了,难道刘宏还能选择不听吗?

    “既然如此,那族叔就说来听听吧……”刘宏说道,同时竭力隐藏着自己语气之中的不耐烦。

    “既然如此,族叔尽管讲来。”刘宏说道,竭力的让自己语气中的那种不耐烦不那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