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巫医 > 第三七四章 实施计划
    林毅晨离开小药铺后没走几步路,就听到后面的小药铺一声门响,紧接着就响起了汽车的关门声。U8小说W W?W?. U?8?X?S?W`C?OM

    一辆白色斯巴鲁翼豹飞驰而过,经过林毅晨的身边时,还响起了两声喇叭。

    年轻男人见林毅晨长得帅气,心里颇有些嫉妒,路过林毅晨身边时摁响了喇叭,原本是想吓一吓林毅晨,没想到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这不禁让他感到失望,踩着油门轰然离去。

    林毅晨皱着眉头看着白色的车屁股,低声咒骂一句,继续往前走去。

    在一家超市里买来了蒜臼之后,林毅晨躲在无人的地方将所有药材分出一部分倒入其中,右手飞快地捣动着,不时地往里面添加一些不明液体。

    不多时,林毅晨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瓶放好,将蒜臼里的液体缓缓地倒入其中,一股刺鼻的味道传出来,林毅晨嫌弃地把头撇到一边,使劲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奸商!”

    林毅晨回头看了一眼塑料瓶中的粘稠液体,脸色十分难看。按照他以前的配比,按理说不会出现如此浓郁的刺鼻味道,一定是其中有奸商卖给了他受潮了又晒干的药材,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

    “这要是救人的药,老子非找你算账不可!”林毅晨嘀咕了一句,然后将一切收拾好,身影一闪,从阴影中消失不见了。

    冬日的夜晚寒风阵阵,如此寒冷的夜晚,寿春路附近早已没了人影,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大路的两旁零星地亮着几盏路灯,昏黄无比,只能照亮附近数米之间的范围,其余的路段依旧是昏暗无光。

    一种凄冷的感觉油然而生。

    林毅晨沿着黑暗的小路飞快地朝着陈媛家的小区奔去,在查看四周无人之后,他小心地避开周围孤零零的几个摄像头,趁着门岗里的保安不注意,顺利地潜入了小区之中。

    林毅晨躲在一处楼道里,利索地把塑料瓶中的液体稀释之后,就扭头在四周张望着。

    “真没赶上好时候,这么乱的小区,要不是冬天,我就不信连只老鼠都找不到!”林毅晨看着周围杂乱无比的楼道,忍不住吐槽。

    他想了想,释放出灵气,四处翻找着老鼠窝,却不料在楼上一户人家里找到了一只白色的仓鼠。

    “小朋友,对不住了,借你的仓鼠一用,很快就会还给你地。”林毅晨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用灵气附着在仓鼠的身上。

    正窝在木屑堆里昏昏欲睡的仓鼠突然抬起头来,警惕地张望着四周,跑到笼子前来回张望着。

    林毅晨操控着灵气附着在笼子的插销上,仓鼠立即扑了上去,使劲地拨拉着笼子上的插销,不消片刻,笼子上的插销就被仓鼠给拨拉开,按照灵气的引导,仓鼠顺溜地顶开笼子的小门,蹭蹭蹭地爬了出来。

    “嘿嘿。”

    黑暗中响起了林毅晨得意的笑声,却不知这笑声显得有些阴森。

    林毅晨引导着仓鼠从二楼人家的排气管道中跑了出来,刚一出来,仓鼠就被外边的冷空气吹得瑟瑟发抖,直欲钻回屋内去。

    “别跑!”林毅晨小声喊着,利用灵气将仓鼠包裹起来,继续引导着它跑到自己的面前。

    林毅晨顺手抄起仓鼠,用灵气逗弄了它一阵之后,带着它悄然地跑到一个单元楼里。有三个老太太住在这个单元楼里,林毅晨早已经用灵气将她们的位置给探查清楚了。

    林毅晨小心翼翼地把塑料瓶中的液体倒在一小团纱布上,然后绑在仓鼠的身上,再利用灵气指引着仓鼠悄悄地潜入老太太的家中。

    “把纱布在水里泡一下就可以了。”林毅晨自言自语地念叨着,指挥仓鼠将稀释的液体在老太太床头的水杯中浸泡了一下,然后就沿着原地返回。

    “嘿嘿嘿,让你们没事喜欢碎嘴,等你们服下这些药水,就等着喉咙干哑,着急上火吧!”

    林毅晨顺利地将找到的目标一个个“下毒”,等他来到最后一排单元楼时,忽然愣在了原地。

    “这不是刚刚那辆白车吗?”林毅晨对汽车的认识仅限于几个比较有名的牌子,对斯巴鲁的标志却不怎么认识,谁让他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穷孩子,平时根本没心情认识这些名车。

    之前在小药铺的时候,林毅晨已经注意到了年轻男人和老板老郑之间的不自然表现,只不过他生来不喜欢多管闲事,加上当时他忙着配好药方准备来给这些老太太厉害的颜色瞧瞧,所以没有深究那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就连年轻男人开车路过他身边时的挑衅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当他在这里又碰到了年轻男人时,心里想着要不要对这个年轻男人顺便惩戒一下。

    林毅晨低头看着手里的仓鼠正在安静地享受着灵气地滋润,展颜一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玩一会儿吧,你还没有在这么冷的天里出来遛弯儿了吧?”

    林毅晨心里打定了主意,对待敌人嘛,就要像冬天一样冰冷。

    林毅晨指引着小仓鼠给最后一个老太太下了药之后,顺便摸到了年轻男人所在的方位,然后引导着小仓鼠也钻了进去。

    “呼!~呼!~”

    “嗯嗯!~”

    一阵熟悉的喘息声传了出来,林毅晨尴尬地发现,年轻男人正钻在被窝里享受着鱼水之欢。

    “艹,哥们儿这大冬天里还在外边忙着,你倒是在这里享受女人的肚皮。”林毅晨略微不爽的暗骂一声,决定给那个家伙下多点药。

    小仓鼠在客厅的水杯里浸过纱布之后,正准备顺着原路返回,忽然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年轻男人的声音。

    “嘿嘿嘿,这药果然厉害,就算是贞洁烈妇也会变成荡妇!”

    年轻男人的话瞬间吸引了林毅晨的注意,他皱起眉头,心说那小子去找药铺老郑买的药,不会是给女人下了吧?

    林毅晨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探查一下这家伙给良家少女下药的事,忽然又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或许是刚刚行完鱼水之欢,女人的声音里似乎都带着一丝媚意,说话的声音自带呻吟声。

    “这药确实厉害,每次都弄得人家身子骨软,第二天都没劲儿上班了。挂名的事儿,你到底办的怎么样了?”

    林毅晨听着这jiao吟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原来是用来助兴地,还以为是那小子给人偷偷给人下了药。算了,人家自愿地,咱也管不到这种事。

    林毅晨指引着小仓鼠跑到厨房,正准备钻出来时,年轻男人的一句话,立刻又吸引了林毅晨的注意力。

    “本来都要办好了,不过最近风头有点儿紧,今天单位发生的事你也知道,等风头过去了就给你办,你再稍等等。来,咱们再来一炮!”年轻男人说话间,又往女人的身上拱了上去。

    “嗯~~~”女人长长哼了一声,似乎是在撒娇。

    林毅晨站在楼道里,心里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法院?难道说,这小子是法院的人?

    林毅晨和浮青骆今天刚跟法院的人干过架,听到年轻男人口中“今天单位发生的事”,他立即就猜到了是自己跟浮青骆参与的那件事。

    突然听到一件跟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林毅晨顿时来了兴趣,决定继续听下去,看能不能听到什么“内部消息”。

    果然不负林毅晨的期望,女人并没有跟年轻男人继续**,而是又提起了帮忙的事。也是,事情还没办成呢,哪儿还有兴趣继续做羞羞的事?

    “那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房子马上就要收回来了,还有什么事啊?”女人娇滴滴地问着床上的伴侣。

    年轻男人的兴致被打断了,一副没好气的语气说道:“嗨,你不知道,表面上看这件事是解决了,李组长跟那帮逼货和解了,派出所也不掺和了,可是那帮逼货找来的人,忽然问了一句那两个女人和她们占的房子的事。”

    女人似乎是觉得年轻男人在敷衍自己,语气不悦地说道:“不就是问了一句,有什么了不起地,还能吓得你拖着正事不办?”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