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将军烈 > 第1464章 老怪物们
    几个护卫跳下马去附近找干柴和干草,很快各自抱着一捆干柴或干草跑到桥头位置堆起来,一个护卫蹲下去用火折子点燃了干草,干草轰的一下燃烧起来,很快燃起了熊熊大火,铺在桥面上的木料也很快烧起来。U??8小说W?W?W .?U?8?X SW `C?OM

    这时从桥对面已经追过来一些骑马的东罗马骑兵,看那些人穿着链甲,应该是城堡里的守军,张虎臣说道:“公子,他们追过来了,我们马上走!”

    赵子良道:“现在还不能走,桥还没烧掉,如果我们现在走,他们很快就会把火扑灭,然后还有更多骑兵追杀我们,我们就守在这里,只要他们敢冲过来,我们就用弓箭招呼,来一个杀一个!”

    “是!”众人答应,纷纷取出弓箭策马排成两排,张弓搭箭以待。

    几个护卫跳下马去附近找干柴和干草,很快各自抱着一捆干柴或干草跑到桥头位置堆起来,一个护卫蹲下去用火折子点燃了干草,干草轰的一下燃烧起来,很快燃起了熊熊大火,铺在桥面上的木料也很快烧起来。

    这时从桥对面已经追过来一些骑马的东罗马骑兵,看那些人穿着链甲,应该是城堡里的守军,张虎臣说道:“公子,他们追过来了,我们马上走!”

    赵子良道:“现在还不能走,桥还没烧掉,如果我们现在走,他们很快就会把火扑灭,然后还有更多骑兵追杀我们,我们就守在这里,只要他们敢冲过来,我们就用弓箭招呼,来一个杀一个!”

    “是!”众人答应,纷纷取出弓箭策马排成两排,张弓搭箭以待。

    城堡内追出来的东罗马骑兵们刚开始并不知道赵子良等人已经在桥头堆满了干柴正准备点火,等人骑马追到桥中间才发现对面燃起了大火,这个时候火势还不大,他们想要退回去又有些不甘心,最前面的一些骑兵咬着带头打马狂奔向前冲,试图在火势彻底变大之前冲过火堆。

    等待东罗马骑兵的是一支支利箭,这些利箭每一支都射得很准,这些西秦龙卫军士兵都是从常备军中千挑细选的精锐中的精锐,无论是战技还是箭术和骑射技都是出类拔萃者,这些人每射出一箭都不落空,在弓箭的射程范围,木桥上的尸体很快就铺了一层,失去主人的战马畏惧前面已经彻底烧起来的火堆,不敢继续向前奏,想要掉头又被后面的骑兵堵住,因此一大波追兵被堵在桥面上进退不得。

    赵子良见状收起弓箭挥手招呼一声:“我们走!”

    梁振武、张虎臣和二十几个龙卫军护卫们纷纷收起弓箭打马掉头向北方飞奔而去,赵子良对跑在后面的向导菲利斯喊道:“菲利斯,我们往哪个方向走?”

    菲利斯看见梁振武和张虎臣等人都对赵子良极为恭敬,猜测是他一个大人物,因此回答道:“大人,我们沿着登萨河一直往北走!沿着河流走,我们不会缺水源,即使我们的粮食吃完了,也可以在河岸边找到当地人购买粮食,有很多游牧部落都在河边牧马放羊,我们还可以买到肉食,而且一些城镇都建在河边,我们可以补充其他生活物资!”

    赵子良闻言大笑道:“菲利斯果然是经验丰富的向导,虽然雇佣费用高了一些,但我觉得很值,这是给你的,接着!”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赵子良的手里飞出来,菲利斯眼疾手快,一把接过,捏了捏,心中一喜,知道这小黑布袋中装着的是金币,立即收进怀中,高声道:“谢谢大人,您真是一个慷慨的人!”

    “这是你应得的!”

    亚德里亚堡。

    十几个身披白袍或黑袍的人骑着马从东门走近了城堡内,这一伙人由教会牧师、教会骑士、魔法师、巫师组成,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老怪物,不知道活了多少念了,其中有一个赫然是在秦氏商行办事处跟赵子良交过手的阿古尔乌斯,在这些人当中,阿古尔乌斯显然就是领头的人。

    刚走进城堡,阿古尔乌斯等人就看见大街上有不少伤兵被抬走从城堡中心走过来,这些伤兵或身体遭受重创,或缺胳膊断腿,一个个哀嚎大叫。

    阿古尔乌斯见状对其他十几个老怪物说道:“看来他们已经冲出了亚德里亚堡,我们来晚了一步,走吧,我们过去看看那些伤兵!”

    众人骑着马向带着尸体的士兵和一拄着拐杖的伤兵走去,一个身披教会服饰、穿着盔甲的老家伙上前拦住他们喊道:“停下!”

    领头的军官看见是一个教会骑士,当下不敢怠慢,连忙行礼道:“骑士大人,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教会骑士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军官恭敬的回答道:“大人,是一伙东方人干的,大约二十多个人,应该是西秦人,他们穿着和我们一样的链甲!”

    阿古尔乌斯打马上前问道:“我们刚才进城的时候看见城门上下好像没有发生过战斗的痕迹,难道战斗是从城堡内开始的?”

    军官看了看全身披着白袍的阿古尔乌斯,猜测这个老家伙只怕也是一个大人物,当即不敢怠慢,说道:“是的,大人!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潜入城堡的,穿着和我们一样的链甲,拉下面罩之后,我们也认不出他们是东方人,他们现实袭击了监狱,同时又袭击了中心碉楼,挟持了克里克斯将军,我们收到消息立即赶过去包围了他们,随后随后雷德罗斯将军用弓箭射杀了被挟持的克里克斯将军,那些东方人看见人质死了就立即强行突围,那些人太厉害了,我们根本就拦不住,他们在突围的过程中还杀死了我们很多人!”

    老教会骑士跳下马走到一具尸体面前查看了一下死者的伤口,接着又把其他失去士兵和受伤士兵的伤口检查了一变,阿古尔乌斯走过去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老教会骑士对阿古尔乌斯和其他老家伙们说道:“这些死去士兵和伤口都是兵器的物理攻击造成的,伤口上没有发现残留能量!”

    阿古尔乌斯若有所思,问道:“也即是说那个人没有出手,或者说他出手了但没有使用东方修行者的法术?”

    老教会骑士点头道:“没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另外一个身披黑袍的巫师问道:“阿古尔乌斯,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们是要去保加尔汗国的,我们要不要赶到前面去在他们必经之路上等着他们?”

    阿古尔乌斯听到这个话不由一阵苦笑,对众人老家伙们说道:“各位,不是我贪生怕死,实话告诉你们吧,我现在已经是重伤在身。我和另外八个老家伙前几天已经跟那个人交过手了,如果不是我们跑得快,你们收到的肯定是我们的死讯!知道皇家第九卫队剩下三百人去哪儿了吗?他们全部都死了,就是死在那个人的手里,在我们九个重伤逃走之际,那个人发动了一个大型法术,召唤了大量的天雷降临,埋伏在周围的皇家第九卫队三百人在顷刻间全军覆没,我们只要跑慢一点点就跟那些人的下场一样!以我们这些人加起来的实力跟他相比,我相我们不会落败,但想要打败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很有可能两败俱伤!如果不是皇帝下达了命令,我想我是绝对不愿意再跟那个人见面!实际上皇帝根本不知道那个人的可怕,他很愤怒的原因是他的情妇死了,他怀疑是西秦人干的。但是我检查过那个女人的尸体,她是被毒死的,你们认为那个西秦人会用这种手段杀一个女人吗?他要杀她很容易,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用不着下毒!”

    教会老骑士皱眉道:“你认为杀皇帝情妇的是另有其人?不是西秦人干的?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找错了人?”

    阿古尔摇头道:“也不算找错了人,那个西秦修行者的确做得太过分了,他和他的手下杀了整个拉加塔商贸区的城卫军,这是对整个东罗马帝国的挑衅,不管他是谁,我们都要向他讨一个说法!他的离开实际上已经是向我们表明了他的态度,我觉得没必要再跟他死磕到底,这对我们没有好处,我也不想把你们这些老家伙们全部葬送!如果他在离开东罗马帝国的途中不再对普通人出手,或者即使出手也不动用修行者的手段,我觉得我们也没必要出面,直到他离开东罗马帝国,我们就可以安心返回君士坦丁堡向皇帝陛下复命,你们觉得呢?”

    一个穿着魔法师长袍的老家伙问道:“阿古尔乌斯阁下,你这样说是不是太长他人志气而灭自己威风了?前几天听你说他可能也受伤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的实力肯定大不如前,我们还用得着怕他吗?他如果在东方耀武扬威,我们管不着,但是他在我们东罗马帝国横行霸道就是不行,如果你们怕死不想去前面等他,你们可以不用去,我一个人去,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他知道我们东罗马帝国的修行者不是好欺负的!”

    “算我一个!”教会老骑士说道。

    又一个巫师说:“活得越久,胆子越小,越来越怕死,我不想再这么下去直到失去勇气,我跟你一起去!”

    转眼之间,就有七八个老家伙们都提出要在赵子良等人的必经之路上设伏,阿古尔乌斯见大部分都同意在前面设伏等待赵子良一行人,也只好答应。

    等这些人赶到河边时才发现桥被烧断了,他们可以放弃马匹只身过河,但是过河之后徒步不可能追上有马匹的赵子良一行人,好的马匹可以日行数百里,甚至上千里,但是他们这些老怪物们尽管已经修行了多年,但是依然没有人抵达徒步日行千里的地步。

    没办法,阿古尔乌斯等人只好让城堡内的士兵们加快速度修复烧毁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