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631章 车里的第三个人!
    口罩男载着阿勒西兰一路离开,他的眼眸之中一片平静,似乎先前的激战从未发生过。U8小说W?W?W?.?U?8?X?SW?`COM

    这种人的心理素质确实是很可怕,阿勒西兰看了看对方,他的眼睛里面有精芒在涌动。

    索洛夫明明是口罩男请来的强大臂助,先前还一直对人家毕恭毕敬的,结果看到对方有难,不仅没有任何营救的意思,竟是直接派人将其给打死,这样的心肠确实已经狠辣到了一定境界了。

    看着口罩男还能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阿勒西兰淡淡的笑了笑,而后说道:“我说乔治希尔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有没有异议?”

    “当然有异议,我从来都是个很谦虚的人。”口罩男也笑了笑。

    “恐怕你的答案……连你自己都不可能相信的吧。”阿勒西兰说道。

    “乔治希尔要杀了你,我要好好的保护你,这就是我和他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口罩男说道:“毕竟你死了之后,他的那些秘密会被散布出去,我的也是一样。”

    “才不会,我对你才是真心的,对乔治希尔则是一直在提防着呢。”阿勒西兰也笑道。

    两个人的互相虚与委蛇真是没得治了。

    阿勒西兰绝对是个聪明到极点的家伙,他知道,自己掌握了那么多秘密,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因为他能够利用这些秘密做很多事情 ,获取很多资源,而坏事就是——这两个大佬级别的人物极有可能会为了保密而选择除掉他。

    因此,阿勒西兰提前给自己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他如果死掉了,那么这些秘密就都会被散布出去了,如果他活的好好的,那么秘密永远不会外传。

    这就是极为高超的手腕了,瞬间把这口罩男给弄的没脾气了。否则,以他不眨眼地除掉索洛夫的样子,肯定早就对阿勒西兰动了杀心了,又何至于亲自冒着危险来接他?

    越是和这样的人合作,就越是恐怖,越是得提防起来,所幸,阿勒西兰也是个笑里藏刀的家伙,他在大佬们之间周旋着,不仅没有任何的拘束,反而游刃有余。

    这是个天生就适合在灰色地带行走的人。

    “我们这是在向伦敦方向行驶的吗?”阿勒西兰看了看外面,他们乘坐的是一辆七座商务车,口罩男把车子开的飞快。

    “不错。”口罩男说道。

    “你得找个安全的地方保护好我。”阿勒西兰说道:“虽然我死了,乔治希尔的那些秘密就会被散布出去,但是,他背后的势力似乎并不在乎这些。”

    “他们在乎的是我所在乎的那些东西。”听了阿勒西兰的话,口罩男混不介意,而后笑了笑:“对了,说到安全的地方,我有个主意。”

    “什么地方?”阿勒西兰饶有兴致的问道。

    “白金汉宫。”口罩男淡淡的笑道,“你觉得如何?”

    “那是个好地方,我曾经以乔治希尔朋友的身份去过两次,我想,整个英国,再也没有什么地方的安全性能够比得上白金汉宫了吧。”说到这里,阿勒西兰又犹豫了一下,重新说道:“不过,我这个时候去那里会不会不太合适?据说维多利亚正在白金汉宫呢,你们家族里的那几个长辈有多疼爱她,你肯定比我还清楚。”

    “是啊,如果不是那么疼爱的话,又怎么会在她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把皇家军工集团的掌控权当做生日礼物交到她的手里面?”这口罩男说道。

    “你也想要?”阿勒西兰笑了笑。

    “不错,我确实想要,不过我并不着急,皇室里能下蛋的母鸡又不止这一只,比军工集团更赚钱的产业也不是没有。”口罩男说道。

    “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阿勒西兰的目光之中似乎有一丝复杂之意:“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这个时候撞到了维多利亚,可能有些不太好。”

    “不太好?有什么不好的?把责任全部推给乔治希尔,不就行了?”口罩男乐呵呵的,似乎完全不担心维多利亚会憎恨阿勒西兰,站在他的角度,这一对发小闹翻了又如何,最好能当着全家族的面撕起来,这样才带劲儿啊。

    这货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还是别见了。”阿勒西兰想了想,又说道,“你给我找一个安静的房间呆着,等一两天,风头过去了,我就离开。”

    “好吧,那随你。”口罩男说着,又加速行驶了。

    “恐怕整个英国能够让你亲自当司机的都没几个人吧?”阿勒西兰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我今天还真的是很荣幸呢。”

    “你是我的贵客,我当然得慎重一些对待了。”口罩男随口客套了两句。

    他的车速很快,没过多久,金碧辉煌的白金汉宫已经遥遥在望了。

    阿勒西兰的心情似乎真的有点复杂,这一会儿,他也不再开玩笑了,一直缄口不言。

    “你还在担心会碰到维多利亚,对吗?”口罩男微笑着说道。

    “没错,我对不起她。”阿勒西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

    这个家伙虽然狠辣,但毕竟不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维多利亚虽然对他的情感不是爱慕,可也是发自内心的对他好,阿勒西兰并不是那种得不到的东西就一定要毁掉的人,所以,他现在觉得自己的良心上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维多利亚死了,他或许还会去祭奠一下,但是,维多利亚没死,好端端的活下来了,那么阿勒西兰便不知道这一切究竟该如何是好了。

    “我很好奇,我好奇在这次对维多利亚挖陷阱的过程中,你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口罩男说道。

    “很简单,我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听话的人。”阿勒西兰摊了摊手,“乔治希尔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所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没有一丁点的意见。”

    “为什么?”口罩男又问道,“你明显对维多利亚旧情未泯。”

    阿勒西兰笑了笑:“你的手下先前问过和你一样的问题,不过他们现在肯定都死了。”

    口罩男听了,眼底露出了两道精芒,笑容变得冷了一些:“哦?你这是在警告我么?”

    阿勒西兰看起来言语之间也没有多少避讳:“我只能说,先前你把你的那个手下撞飞的样子,震撼到我了。”

    “是么?我当时可没觉得你有多么的震撼。”口罩男淡淡的笑道:“我就是这样的性格,谁挡了我的路,我就得让他把道路给我让开……不管用什么方式。”

    阿勒西兰听了,也没有再讲话。

    这时候,车子已经行驶到了白金汉宫的门前,守卫上前刚要查看,便看到了坐在驾驶座的口罩男,后者摘下口罩,守卫便立即敬了个礼,连检查都没检查,直接便放行了!

    “能坐着你的车子进来,真是倍有面子。”阿勒西兰笑着说道。

    “你是我的客人,来到这里,我自然会保证你的安全,你就去我的书房,维多利亚是绝对不会去那里的,你也不可能碰到他。”口罩男看了看阿勒西兰,发现他并不轻松,甚至还有点紧绷,于是说道:“别担心了。”

    “我担心的不是维多利亚,而是你。”阿勒西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口罩男熟练的把车子停在了白金汉宫的后门,然后准备下车,可阿勒西兰的这句话又让他停下了手边的动作。

    “确切的说,是为我们而担心。”阿勒西兰的声音发沉。

    “你在说什么?这里是白金汉宫,有什么好担心的?”口罩男说道,他现在已经摘下了口罩,露出了本来面目——这是一张非常英俊的脸。

    “有些人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反之亦然。”阿勒西兰摇了摇头,然后双手举了起来,贴着车子顶棚,“如果你打心眼里认为这个地方很安全的话,那么这里可能恰恰很危险。”

    “我发现你变得有些很不正常。”口罩男看着阿勒西兰的怪异动作,说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阿勒西兰说道:“我劝你最好也把手举起来,不然下一秒可能就被打爆头了。”

    口罩男听了这话,从尾椎处立刻冒起了一股逼人的寒意,这股寒意很快,可我们却还在自鸣得意呢。”

    口罩男其实现在是可以开门冲下车的,但是他却坐在原地没有动,而是说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问题,我想我可以回答你。”一道声音从他们的后方响了起来的便扩散到了全身!

    该死的,他以为已经顺利的从丝塔芙的追杀之中脱身,却没想到在这里翻了船!

    阿勒西兰对口罩男嘲讽的笑了笑:“我们可都落入别人的算计之中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口罩男猛然转过脸去,然后便看到了一个身影,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商务车的第三排,一动也不动。

    这身影的主人淡淡的笑道:“萨拉赫公爵,以前总在电视里见到你,但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见到了真人。”